分类导航
    论坛快速入口
  • 音响技术讨论专区
  • 二手音响
  • 音响中介
  • 年度活动专区
    官方平台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HIFI商城
  • 移动商城

大隐隐于市 静电音箱达人蔡正晖专访

来源:u-audio.com.tw 发布者:戴天楷 版权:转载

静电音箱的原理,就是在中央拉伸一片薄薄的膜片,一般动圈单体是靠振膜推动空气,静电音箱亦同,只不过这个振膜极薄,且是整片运动发声,膜片上涂一层导电液,膜片上压接了电线,一旦通电,膜片上就会带有正电荷。

我怀着兴奋、却又带着几分忐忑的心情前往士林,为什么呢?因为这次专访的地点是在中影文化城。这个位于士林至善路上的园区,曾经承载了许多人美好的回忆,包括我。记得幼年时,每回爸爸带我到中影文化城,我总是玩得不亦乐乎。单是那些为了拍片而有的仿古设施,就能叫孩子们流连忘返;老家的相簿,就收着几张已经变了色的相片,背后正是影城的牌楼。如今,片场还在,城门也还在,许多当日华美的建筑则已不复见。

事隔多年,旧地重游,今番踏入影城,虽然每个脚步都能勾起了我童年的乡愁,但可不能一直沈湎于回忆,我可是有任务来着的。而且,这事同样教我兴奋不已。今天,我要与一位静电音箱达人相见。

静电音箱

音响梦源自爱音乐

蔡正晖,在中影的制片场担任前制副理,摄影师出身的他,对于影像处理满腹专业。在正式访问前,我们聊到一些影像技术以及当前影业发展的问题,他说:“一个摄影师,心中永远有着清楚的画面和构图。”当他说这话时,从他眼中,我看到了一股电影人的专业和执着,然而,这份执着,不仅在于工作,更在于他所爱的事物上,特别是音乐和音响。

“念书的时候,没什么钱,唱片好贵,每次买唱片,都要咬着牙买。”蔡正晖从年轻时,就喜欢听音乐,也开始玩音响。我起先以为,以他这样带着些粗犷的样子,又是学生时代开始听唱片,多半听的音乐偏流行、摇滚,到底,80年代前后的流行和摇滚音乐也正是人才辈出的时候。不料,当我走进他在中影围墙边的工作室时,在两侧墙边堆叠得比人还高的唱片箱,藏着数千张黑胶唱片,里头多是古典音乐。

“那时候,唱片刚从黑胶转入CD的时候,因为CD价格太贵,实在买不下去,所以还是继续听黑胶。还好那时候没丢掉这些唱片,现在每一张都是宝,而且,越听,越觉得还是黑胶好听。”边说着,他边指着几套黑胶,讲述着那些唱片的由来,又是谁送的,又是哪位长辈留给他的,每张唱片,都是故事。

“怎么能有这样的空间呢?”这个位于中影文化城边角靠大马路一侧的小屋,看起来有点像是铁皮屋,却又不是;门开得小,比起一般的门都窄,恰容得一人通过。进了门,看里头空间倒宽敞,约有卅坪;隔成两间,刚进门见到的是个音响室,而且是个典型的音响室,一看就是个音响迷喜欢的空间。

静电音箱

“这个地方是我跟中影租的。园区里空着没用的空间很多,我就租了这里当作我的工作室。早上早点来,下班后晚点走,这里就是我的工作室,我可以在这里作自己的事。”“如果有印象,当年中影文化城外有间三商巧福,这间房当年就是三商巧福的店面。这空间够大,我可以辟出一间音响室,我这辈子终于有间高宽长比例3:5:7的房间了,你知道,这约近于黄金比例。”听蔡正晖口气间带着几分得意,也难怪,对音响迷来讲,有个好空间,才是最大的福气。

宋老师的一句话,让他投身改造Quad ESL

进到这房子的内室,可见一整排的货架,堆满了材料、零件、散线、工具,当中一张高约一米的工作台,叠着几落静电板,还有两块躺在工作台中央,旁边还摆着工具,看来正在维修。靠墙则是成堆的Quad静电音箱,有的已经拆到只剩框架,有的则是完好的,外头还套着塑胶套,还有的则是未拆箱的库存品。

“我现在在做的,主要是帮国内Quad静电音箱用户维修音箱,我已经做了几年。你现在看到桌上有几块版子,就是在帮用户维修并改装。”蔡正晖喜欢音乐,当他接触到静电音箱之后,就开始迷上那样的声音,干净、通透、快速,一种不惹尘埃的明净感,没有夸张的动态、浓重的音色,这些在动圈音箱上常可见到,而且很容易一下子就抓到听者耳朵的特质,在静电音箱上都没有。“静电音箱有的,就是那流动的音乐,很容易就把我带入其中。”

不仅自己听静电音箱,听到后来入了迷,像他这样有着热情和执着的人,一栽进去就不得了。“我曾进入海国乐器工作,担任专员,专门负责Quad静电音箱,还去到原厂参观。为了推广静电音箱,我曾争取到一个demo room,不过,后来这个展示空间被拿来当其他器材的show room,很可惜。”不只这样,人家是金屋藏娇,蔡正晖是“金屋藏Quad”。

静电音箱

“曾在新店山上(后来得知,是在花园新城)租个房子,把那里当作我的静电音箱研究室,通过细部拆解,我逐步认识静电音箱,也一点一点累积了知识。”自己玩归玩,蔡正晖又怎么会将技术公开化,并且服务同好呢?他说:“还不是有人『推坑』。有一次,录音师宋文胜来,我请他听我修改过后的Quad ESL 63,其实那也只是我自己做来玩的,没想到宋文胜一听觉得太好了,他自己也是静电音箱的爱好者,用的就是Quad 63 Pro,他鼓励我应该嘉惠乐友,帮大家把Quad ESL 63都提升一下。所以,我就开始接案子改装。”

静电板加装铝框,稳定性大进

其实,维修和改装音箱不稀奇,但专门针对静电音箱,而且还是Quad的产品者,就不多了。国外有一个很有名的Crosby Audio,便是以专门改装Quad ESL 63闻名。“我做的事,有点像他们,但是我改的地方更多。”他拿出一块静电板框架出来,双手握于两端,稍微施力,静电板框架就跟着扭动起来。

“这个用ABS的框架,以立体格栅架构在两侧,看起来结构很稳,实际上仍有材质本身的限制,这样用一点力,它就会twist,可想而知,其实在充满振动的状态,这个结构有多么不稳定。”怎么解决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外加一个金属框架。于是他去找了工厂切出铝条,以不同的铝条结合在一起,将前后两片静电板框架锁起来,而且锁的紧紧的。

只见几块厚约4-5mm的铝板锁住静电框架,我不禁赞叹:“这样就解决问题了,而且看起来真是发烧。”“不,没完”蔡正晖又从架上取出一个加了铝框的静电板,但这个的装甲没先前那个那样密不透风。“先前试做的那个,实在太厚重,一来成本高,二来有点『太超过』。所以我就拿掉了长边的铝板,让它轻一点。”

静电音箱

这样就结束了吗?当然不,蔡正晖又拿出第三个,这回,框架不是以铝板锁定,而是以一个压制成形的框架构成主体,看起来,铝材用料更少一点。“不是要偷工减料,而是后来发现这样子就能达到理想的效果。”

众里寻他千百度,方得最佳导电液

静电音箱的原理,就是在中央拉伸一片薄薄的膜片(diaphragm)。一般动圈单体是靠振膜推动空气,静电音箱亦同。只不过这个振膜极薄,且是整片运动发声。在静电音箱开发之初,这个膜片不够薄,而且韧性、张力不够,后来杜邦公司开发出麦拉材(Mylar),这才解决了材料问题。

这个振膜有多薄呢?以Quad ESL 63为例,其厚度为4μm(微米),也就是0.004mm,一般家用保鲜膜,厚度约0.018mm,也就是比1/4保鲜膜厚度还薄。这个膜片的两侧,要夹上两片多孔金属格版,以Quad音箱为例,这个格板上面是一个一个小圆洞,这两片洞洞板夹住却不碰触中间的膜片。而膜片上要涂上一层导电液,膜片上压接了电线,一旦通电,膜片上就会带有正电荷。至于两块分置两侧的金属“洞洞板”,则会随着音乐信号,分别带有一正一负的静电。在这个静电场内,中间夹着的膜片就会随着静电方向前后振动,也就产生了声音。

“这个导电液很重要,一来导电涂层要均匀,二来耐用度要高,三来它的阻抗要够高,这样才能留得住正电荷。”蔡正晖拿出一片老Quad的静电膜片,只见上头刷着不均匀的半透明涂层,刷法有点像小吃店收整餐桌,又像小学生边玩边拖教室地板,约近Z字形的涂法,有的地方厚一点,有的地方薄一点,膜片边缘还有漏涂的地方。

“这是很早以前的做工,这样的涂法,可能会造成膜片上的阻抗不均,电荷就不能平均分布,这样,会影响声音的细节表现,以及音箱的效率。想当初ESL 57就很麻烦,往往用户会发现两支音箱声音大小不同,就是因为效率不一,再买一对,还是一样,四支音箱,效率通通不一样。但后来改成喷涂的方式,这样就够均匀,声音表现也更稳定。”说完,他指着架上的三瓶“小药水”,“这就是导电液,这三罐的阻抗都不一样。我还曾经买过瑞典的导电液,但真正让我满意的,却是因缘际会下得来的。”

静电音箱

“你知道,中影的老板是郭台强先生,他旗下事业还有几间科技公司,又有鸿海集团的关系,所以我们每年尾牙都很大阵仗。在这种场合里,总能见到一些完全不同领域的人。有年尾牙,我认识了一位面板研发部门的主管。由于面板内部也有类似的涂料需求,当我们一聊起,他立刻表示可以提供协助。因此,他就帮我『客制』出我所需要的高阻抗导电液,这也是我所能取得阻抗最高的导电液,高达10的9次方(欧姆)。从前Quad的原厂导电液阻抗不过10的6次方左右,我用过好一点的也只有10的7次方,瑞典那个也不过约近10的8次方,唯独这个我现在用的最高。”这有什么好处呢?他表示,这个涂料可以涂得更薄,这样膜片整体的重量就越轻,可以提升整体效率,金属板在牵引膜片时,反应也更敏感。

线材、电感全都换,声音大不同

这时,门外悄悄地走进一个人,是袁大伦。这次专访其实也是他引介的,他们两人是多年好友,在静电音箱上也是同好,两人一同钻研,相互协助,后来决定合作开发静电音箱,这是后话,容后再述。袁大伦在业界人面广,因此许多材料和配件,都靠他找到门路。先前讲到的那个铝框的演进,就是袁大伦的意见。他一出现,故事就更明朗了。

静电音箱

“我们换的东西可多了。”袁大伦指着架上的捆线,蔡正晖一手拉一条,“我左手的是原厂的线,右手拿的是我换上的线,单是这线一换上,声音整个不一样。”接着,蔡正晖又拿出一个小纸箱。里头装着几个电感,首先,他拿出一个方型白色塑胶卷轴的电感,看起来极其普通。接着,他又拿出一个以铁芯为轴,以铜箔绕制的电感,拿在手上,光是重量就差了好几倍。这时,袁大伦说话了:“这个电感是我特别去找师父绕的,感抗完全相同,但是换上之后,声音却完全不一样。音响真的不能单看数据,数据实在无法代表什么,什么都要试。”

累积多年的研究和维修经验,Quad静电音箱无论出了什么问题,都难不倒蔡正晖。“我遇过各式各样的问题,最常遇到的问题,包括金属静电板和框架脱胶,这会形成噪音。因为英国的天气比台湾干燥,比较不会出现这个问题,至于欧洲其他地方或美国也很少有这个困扰,但是台湾湿度高,气温变化大,对于这种胶层总是不友善。当年英国制的ESL音箱也还好,因为这个缘故的反修率不高,推想是那个胶比较好。但是后来Quad易主,生产移往中国大陆,供应商也换了。头几年新厂制的ESL,就很常有这个问题;原厂发现这个问题太严重,于是赶快找其它的供应商,后来的产品就有改善。”

先推Quad ESL进化版,再筑完美静电音箱梦

但是,蔡正晖不仅是维修而已,他还有计画。“我手上还有几对Quad ESL 63,我计画推出十对,经过全面改造、升级,不仅声音更好,也更为耐用、稳定性更高。”什么时候可以完成呢?蔡正晖说,快则在农历年前就可看到第一对。不过,这还只是第一步。“我和大伦兄真正的梦想是做出自己的静电音箱。”这是梦想,却不是空想,因为一切都在进行当中。

蔡正晖拿出两块金属静电板出来,在旁边又摆出三块金属静电板,两个看起来像,细看就发现完全不同。“这两块静电板是Quad ESL 63的。ESL 63内部一共有四块静电板,中间两块并在一起,构成一个8层同心圆,这同心圆越内圈,负责的频率越高,往外圈则频率较低,至于上下两块没有同心圆的静电板,则都是属于第8圈,也就负责最低频段的部分。”

静电音箱

接着,他再指着旁边的三块金属静电板说:“大伦兄和我就觉得音乐能否活生,端赖于高频的表现,把高频部分切成两半,就不会是在一个真圆的条件下发声。所以我们把两片板改成三片板,这样,负责最高频段的部分,会在同一块板子上,如此一来高音表现就会更好。”人家四片,难道蔡正晖他们要做三片吗?会不会低频不够?蔡正晖说:“我们的计画是做5片、7片、9片的静电音箱,中央区域就是这三片,片数越多,其实增加的都是低频。静电音箱中高音都不是问题,而且正是它的长处,但是低频就是它的弱点,所以以前有人为了听Quad ESL 63还特别加装一大块补强低音的音箱。我们将来的静电音箱就不会有这个问题,将会是全频段的静电音箱。”

与蔡正晖和袁大伦握手道别,离开中影文化城的那一刻,我想着,如果有一天,台湾能做出举世闻名的静电音箱,那个源头,就是这间藏身影城角落的工作室吗?真心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

关注【HIFI音响】公众平台

    ID:HIFI中国音响网 ID:hifidiy_2016
友情链接: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  北京赛车平台